回頁面最上方

 

際母乳政治與台灣 

 

洪增陽

郵政總局郵政醫院藥劑科主任

台灣大學衛生政策研究所碩士

 

    歷史上婦女直到這100年內才算是真正獲得參政的權利,可以開始為自己發聲,在這相近的時間點,嬰兒配方奶從「替代母乳的救命配方」逐漸變成商業利益下不當促銷、錯誤傾銷的「商品」,誰來替沒有選票的嬰兒們說話?所幸,世界各主要國家與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注意到這個問題,也逐漸重視這個基於人權之上的兒童營養現況。例如:1981年世界衛生大會所頒布的決議案 - 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開始限制配方奶不當廣告與傾銷的問題,接著20多年來, 世界衛生組織大會陸續通過11條其他嬰兒餵食的決議案, 釐清且強化了守則, 並且提及新世代的新的挑戰。1990 年時只有九個國家立法採用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但到了2006年,已經有超過七十個國家立法採用守則中的部分或全部條文。台灣雖然還未被接納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努力至今也只能以觀察員之名參加WHO大會,但是我們依舊不能自外於國際。


個體觀點的母乳真實面 

    經過9年研究全球6個截然不同國家的幼童,WHO在2006年4月發表了全球各地兒童一體適用的成長標準(Child Growth Standards),研究認為兒童5歲以前的成長關鍵不是吾人所以為的遺傳和人種因素,而是在於營養、餵食方式、環境和健康照顧。研究中提到在印度或巴西的孩子,「如果吃母乳」,適當接種疫苗,有適當的健康照顧,媽媽也避免抽菸,就能和經濟、物質的挪威的孩子有相同的成長模式。這個研究結果對公共衛生有相當成就的台灣不啻為一種鼓舞!

其實,在更早的2003年,WHO公佈之「嬰幼兒餵食之全球對策」(Global Strategy for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已建議六個月以前之嬰兒應以全母乳哺餵,此後添加副食品並持續哺餵至兩歲以上。

    目前研究所知,持續哺餵母乳對嬰兒,甚至對母親都有好處,根據1990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因挪千替宣言」(Innocenti Declaration)以及其他相關報告指出,母乳能對嬰兒的健康與成長提供最完善的營養,婦女藉由母乳哺育亦可減少罹患乳癌、卵巢癌之機率,以及增加懷孕的間隔,進而促進婦女健康。


健康經濟學與全球觀點 

    從個體觀點推展至國家與全球觀點,至少也有以下的好處,包括促進寶寶健康致使國家健保支出減少、不受世界局勢變動與經濟景氣影響、減少國家進口嬰兒奶粉的花費、提升國家人口品質,以及不浪費大自然的資源:如製造,運送,及銷售奶粉過程中對土地,水,能源等的浪費。英國營養學家蓋波麗兒~帕莫(Gabrielle Palmer)在她的著作《母乳餵養的政治學》(The Politics of Breastfeeding)一書中指出,「母乳是一項被普遍忽視的產品,但卻在進口和醫療費用方面能夠為一個國家節省數以百萬計的美元。…節能汽車的發明可以得到獎賞,卻為什麼不去獎勵節省能源的哺乳婦女呢?」。近年來環保及能源問題成了最熱門的議題,哺餵母乳則成為積極的實踐。


國際公約與國際哺乳週 

    有關支持母乳哺餵權利的國際公約包括「兒童權利公約(CRC)第24節」(政府應確保提供營養的食物)、「國際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公約(CESCR)」(保証食物及健康的權利)、「消除所有對婦女歧視的公約(CEDAW)」(婦女應得到與懷孕及母乳哺餵相關的適當服務)、「國際勞工聯盟(ILO)保護母職公約第3條(1919)及第103條 (1952)」(應提供婦女至少12週的產假,並在上班後有支薪的哺乳休息時間)、「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限制母乳代用品、奶瓶、奶嘴的銷售)等等。

    為推動母乳哺育相關公約與政策,「國際母乳哺餵行動聯盟」(The World Alliance for Breastfeeding Action;簡稱WABA)在1991年成立,同時訂立每年8月第一個禮拜為「國際哺乳週」,今年國際母乳週的主題是「緊急狀況下重要的回應:妳準備好了嗎?」(http://www.bhp.doh.gov.tw/breastfeeding/index04-11.htm)即是讓大眾省思在全世界的緊急狀況下,母乳哺育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緊急情況下發放「母乳代用品」的弊多餘利。


台灣現況 

    由於台灣並非聯合國的成員,無權簽署上述之國際公約,但是在醫界、學界及民間團體的催促下,國內政策亦漸次以這些國際公約或是會議結論來作為制定的方向,例如:「嬰幼兒餵食之全球對策」(Global Strategy for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建議應提供母親足夠之產假與職場哺集乳時間,以及「國際勞工聯盟保護母職公約」的訴求,2002年國內始有「兩性工作平等法」規範雇主應每日另給二次各三十分鐘的哺乳時間並視為工作時間;WABA推動「母嬰親善(Baby-friendly)醫院」活動,而有2000年自台北市開始舉辦的母嬰親善醫院的認證;而1981年世界衛生會議通過「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國內方有「食品衛生管理法」一連串的修法,定義配方奶功能並最終達成禁止一歲以下配方奶廣告的命令。

    最新的議題則是婦女在公開場所哺乳的權利問題,包括美國、蘇格蘭等國家都立法明文規定,只要是在合法經營、准許幼孩童進入的公共場所,任何人都有直接哺育母乳或以奶瓶餵食幼童的權利,甚至規範哺餵母乳若遭到阻撓,將視同遭到人身侵犯,違反法律者可處以重罰。在台灣,2005年11月30日由周柏雅市議員領銜提出「台北市公共場所哺育母乳自治條例」草案,也終於在2009年6月29日獲得台北市議會大會三讀通過,成為第一個保障公共場所哺乳權的法案。全國性法案的部分,「公共場所哺育母乳條例」草案也在2008年3月28日由立法院賴清德、田秋堇等委員正式提案議論中。2個法案主要有著相同的主要精神,那就是「婦女於公共場所哺育母乳之權利應被尊重,任何人不得禁止或驅離,亦不受該公共場所是否已有設置哺乳室之影響」。


後記 

    多年來,台灣經過民間團體與政府的努力,已逐步邁向國際接軌的母乳政策,但是,政府與民間團體之間,甚至政府自己部門之間,其實存在許多歧見,推動的阻力亦不少,但整體而言,民間團體經常扮演火車頭的角色,雖較無利益糾葛,卻經常需要與配方奶等商業團體較勁,而政府本身亦存在效率的問題,使得沒有投票權的兒童,只能透過母親們點滴的努力緩慢地創造適合哺乳的環境,相信兒童人權是所有人權的指標,有使命的政府與全世界都應該齊力來打造與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