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頁面最上方

誰需要母乳銀行?

淺談母乳捐贈之風險與注意事項

 

                                            台灣母乳協會專欄

 文:洪櫻瑜(littlefish) 、高宜伶(Gloria)

「我是一個懷孕媽媽,我知道母乳最好,但是我擔心奶水不夠,也怕上班後沒時間擠奶,因為我的職場不歡迎上班時間擠奶,所以我需要更多管道的奶水來源!如果我可以在拍賣網站買一些糖果餅乾水餃給自己吃,我是不是也可以在拍賣網站上買母奶給寶寶吃?」

「我的母乳很多,有誰需要母乳,我可以便宜轉讓,宅急便寄送!」

「我的寶寶很愛哭,好像一直吃不飽,誰有母奶可以送或賣我一些?」

「我的寶寶還在加護病房,雖然他很小,需要的奶也很少,可是我就是沒辦法,寶寶太小沒辦法直接吸吮、來回醫院和家庭,每天都會固定擠4次奶,一滴一滴的滴,我很希望有其他媽媽的母乳可以幫助我,讓我壓力小一點!」

看到以上媽媽們的問題,我們欣見台灣在政府、學界和民間社團的努力下,母乳哺育的概念率逐漸深植人心,越來越多的媽媽知道「母乳最好」,希望能以母乳來哺餵自己的下一代。然而,所謂的「母乳最好」,其真正的意函是「嬰兒喝媽媽自己的母乳最好」,寶寶對母乳的需求並非只是為了得到母乳優質的營養,除抗體外,嬰兒藉由吸吮得到滿足,而媽媽除了得到身心健康也在母職上跨出自信的第一步。只是,面對一些特殊狀況的寶寶,在母親奶水供應困難的情況下持續供給母乳也許是個攸關生命存續的問題,但奶水取得的問題在台灣卻很少被嚴肅的討論。為此,「台灣母乳協會」除了在網站宣導正確的捐奶觀念外,更與周柏雅議員研究室及藍美津立委辦公室在2003年的聖誕節合辦了一場母乳庫公聽會,期望透過專家學者、衛生主管單位和臨床醫護人員間的討論,呼籲各界注意捐奶潛藏的危機,也為「母乳銀行」的催生,盡一份心力。

 

           媽媽的奶水最適合「自己的」寶寶

感謝上帝奇妙的創造--幾乎每一個媽媽的奶水都完全適合他的寶寶,例如,早產兒母親的奶水成分,在礦物質和脂肪的比例上就與足月兒母親的奶水不同;隨著寶寶的成長,母親乳汁裡的成分也隨時在改變;幾乎每個媽媽都可分泌足夠供給雙胞胎的奶水,因為奶水的產生遵循著供需原理,寶寶吸多少,媽媽就產生多少。

在嬰兒誕生之初,順利哺乳的重要條件就是透過「產台哺乳」和「母嬰同室」,產台哺乳使得寶寶在出生後能即早和媽媽在一起,進而刺激乳汁的分泌,而母嬰同室的推廣,建議媽媽們在沒有奶瓶、奶嘴、葡萄糖水等干擾下,依據寶寶需求密集哺乳,是媽媽能夠持續泌乳的重要關鍵。面對特別的狀況,當寶寶不能在媽媽身邊時,媽媽則得儘早開始擠奶,如此奶水才能持續分泌。

寶寶吸吮乳汁時,你可以觀察寶寶的嘴巴是否張得夠大,上下唇外翻,並緊貼媽媽乳房以造成有效吸吮,如此媽媽的乳房將可得到足夠的刺激。做到沒有干擾、密集吸吮和寶寶姿勢正確、媽媽放鬆等條件,你的哺乳歷程就成功一大半了。

 

  妳需要的是「母乳」還是「母乳支持」

由於社會轉型以及配方奶文化的入侵,許多媽媽無法得到正確的資訊和支持,進而產生了若干迷思:面對哭鬧不停的寶寶,很容易把自己歸類成母乳不足的媽媽。事實上,我們無法用「寶寶的哭泣」或「吸吮的密集度」來判斷寶寶是否「沒有吃到奶」、或「媽媽奶水不足」!判定寶寶是否吃飽,除了情緒活力外,六個月前的寶寶,需要觀察的項目包括:從體重最低點起算,平均每個月的體重是否增加500克?一天尿濕的尿布是否可達5至6片?此外,健康的膚觸也同樣是重要的觀察點。

在國外,許多領養嬰兒的母親,不論是否經過懷孕生育階段,也試圖經由哺乳增進親子關係。在育兒權威 西爾斯夫婦(William Sears, M.D. & Martha Sears, R.N.)所著的親密育兒百科(The Baby Book)一書中便指出:「所謂有志者事竟成,只要願意全心投入,加上幾種特別工具及專業授乳人員的協助,妳也可以哺餵領養的孩子母乳。」透過「誘發授乳」的技巧,即便是未曾生產的婦女,也有機會親自以母乳哺餵領養的小孩。方法是,在確定領養之後,透過電動吸奶器的協助,模擬新生兒的吸吮方式頻繁擠奶,當乳房經常受到吸吮的刺激,將能誘發乳汁分泌系統開始作用。包括作者瑪莎‧西爾斯,也透過這樣的技巧,成功的哺育他們所領養的小孩。可以說,當你具備足夠的信心、努力和哺乳支持,再度泌乳、親自哺餵領養的嬰兒都是可能成功的!透過台灣母乳協會尋求哺乳協助的媽媽,就有極高的比例需要的只是支持、鼓勵以及適度改善哺乳技巧而已。

 

他人捐贈或販售之乳汁可能隱藏的風險

過去大家庭制度下,妯娌、姑嫂相處密切,工作忙碌或母親生病時,孩子由也在哺乳中的其他親人奶大,我們之間許多父執輩就是這樣平安長大,似乎也沒什麼問題。然而隨著科技進步,人際關係變得疏離卻又複雜,生活方式差異擴大,但網路的發展天涯若比鄰,人與人的差距又化約成一個虛擬帳號,似遠忽近。

以前連續劇常常出現的血牛角色---每當劇中人受傷生病就常出現的角色,事實上血牛過去真實存在於台灣社會,窮苦人為了生計咬著牙賣血,而患者家屬為了親人存活而負債買血。透過血庫的順利運作和篩檢的宣導,血牛這個行業在台灣社會消失。但是卻有一群無辜的患者因為輸血的不慎或空窗期無法完全篩選而成為愛滋病的犧牲者。

母乳的活細胞和抗體是配方奶所缺乏的,因此母乳可以健全嬰幼兒脆弱的生命,進而延續生命,這些好處在病嬰和早產兒身上尤其顯著,但是乳汁也是體液的一種,一樣有傳染病毒的可能,在無法親自哺乳又嬰兒迫切需要的情況下,捐贈母奶的使用和操作,應該在小兒科醫師和母乳專家的觀察下進行。媽媽的乳汁最適合自己的寶寶,卻不一定適合其他人的寶寶,對於早產兒和病童的母乳儲存和使用有更嚴謹的標準。拍賣網站並不適合標售母乳,美國疾病及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USA)更明文禁止私下贈乳或販售的行為,私下贈乳的潛在危險可能面臨潛在病毒經母乳傳播,例如:愛滋病、肝炎或其他病毒。

如何透過母乳維持和醫治嬰兒生命,又確保乳汁使用安全就是母乳銀行(母乳庫)的使命和意義。

 

簡介母乳銀行

根據周柏雅議員辦公室的調查,台北市有幾間醫院的嬰兒加護病房或嬰兒室有小型的母乳庫,供給有危險而母親又暫時無法順利充足泌乳的寶寶使用。在台灣母乳協會與周柏雅議員合辦的公聽會上,台北市衛生局和國民健康局,已經正視到罕見疾病嬰幼兒對母乳的需要,除了鼓勵與支持媽媽親自哺乳,衛生單位也有意採用與血庫相近的建制方式協助於台灣建制大型的母乳庫--由單一母乳庫統籌篩檢,配合母乳支持系統,讓需要母乳的寶寶,透過醫療體系的協助和醫師的診斷處方領用,也協助媽媽早日自行泌乳。由於牽涉相當廣,除了現行的醫院嬰幼兒加護病房小型的母乳庫外運作外,正式的母乳銀行成立至少還需要一年的時間。

母乳銀行跟血庫、骨髓銀行一樣是一個中立的組織--教導捐贈者安全的儲乳方式,收集、篩選、尋找適合受贈對象、再分發領用。

捐贈母乳可以幫助誰?

不同於一般健康足月嬰兒,母乳對於早產兒來說:除了營養和熱量,還提供免疫物質及成長因子,此時的母乳作用,不只是食物而是有藥物治療效果的高機能健康食品。母乳銀行的捐贈對象包括或擴及:早產兒、配方奶耐受不良、牛奶豆奶過敏、感染治療或術後回復、成長遲緩、代謝異常、領養、多胞胎、嚴重過敏、接受器官移植的嬰幼兒和成人等等。

 

別把「捐贈母乳」視為清空庫存兼做善事

捐贈母乳跟捐血一樣是一件有意義並且慎重的決定,捐贈母乳並不只是清空冰箱的母乳庫存又同時做善事而已。同時,不適合捐贈母乳的媽媽通常不意味著她不能哺乳自己的寶寶。

各國母乳銀行均對捐贈和領用有所規範,是否使用捐贈母乳則由醫師處方判斷,而所有捐贈奶水的媽媽都必須經過詳細的篩檢和確定病史:捐贈者必須沒有在一年內輸過血、沒有在一年內接受器官捐贈,肝炎、結核病、梅毒與愛滋病毒呈陰性反應,一年內沒有接觸有潛在風險的性伴侶(HIV, hepatitis, 血友病 ,危險性行為…),沒有抽煙、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健康狀況良好、且乳汁超過寶寶需要。

同時母乳銀行會指導捐贈者安全正確地儲存乳汁並提供容器,透過收集-加熱滅菌-冷凍等程序提供給需要者,母乳再加熱的過程,目的在消滅已存在的細菌及病菌。雖然加熱滅菌的過程會使一些母乳成分被破壞,但仍優於不含有Ig-A的配方奶。                       

特別感謝台北市議員周柏雅先生對母乳庫公聽會及母乳相關政策推動所做的協助和努力。在大家的努力下,台灣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的母乳庫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婦幼院區成立,嘉惠全台灣有特殊需要的病嬰及早產寶寶。